中工书画

赏析

馈鱼图:张大千的双鲤鱼

2018-04-09 09:04:46  来源:中国文化报

馈鱼图(国画)  张大千  四川博物院藏

馈鱼图(国画) 张大千 四川博物院藏

  一高士双手捧着盛有两尾鲤鱼的瓷碟,身体前倾,另一高士双手作揖,向前作承接状。这是张大千所绘《馈鱼图》中的人物形象。张大千作此画的时间是1940年,其时他正寓居四川的青城山中。因青城山水至清而无鱼,其友人从山外探访,专门带来活鱼,以解其口腹之欲。张氏感其义,写下此画以赠,遂成艺苑一段美事。

  张大千在画中题识曰:“庚辰春仲,孝慈老长兄枉过山中,携活鱼见贻,戏为此图,记之并拈小诗博笑。流人欲断黄腰米,故旧仍须赭尾鱼。何异猪肝累安邑,可怜仲叔是饥驱。大千弟张爰青城上清借居”,钤朱文长方印“上清借居”、白文方印“张大千”“却吹长笛过青城”和朱文方印“蜀客”。据此可知,画中馈鱼者,当为“孝慈”,而受赠者即为张氏本人。“孝慈”为张大千好友杨孝慈(1895—1956),原名延森,贵州毕节人,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经济系,曾在四川担任中央银行成都分行经理,是张大千早期重要的艺术经纪人和赞助者。张氏以“双鲤鱼”入画,既是写实,亦是隐喻两人真挚的情感。汉乐府有《饮马长城窟行》诗云:“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梦见在我傍,忽觉在他乡。他乡各异县,辗转不相见。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后人遂以“遗我双鲤鱼”比喻鸿雁传书。此画中的双鲤鱼,也就从一个美味佳肴蜕变为两人情谊的象征。

  有意义的是,在张大千题识之外,画中尚有张氏、杨氏共同的好友林景敬、严庄、林思进、芮善、严式诲等人题跋五则,使其在艺术价值之余,兼具文献价值,亦为以张大千、杨孝慈为交游圈的民国艺苑谱写了一曲佳话。

  林景敬题云:“烟雨人传摩诘画,秋风我羡季鹰鱼。分明七里滩头立,王后卢前合并驱。是帧无惭三绝,不独画里有诗而已。故余承旨次韵,亦不能诗中无事也。敬斋携眷游山,走别有属,而孝慈兄亦复眼明足快,依样胡卢,终致大千手不停挥。家给人足,质诸同游,得毋相顾狂笑耶!灵隐景敬题。”钤朱文方印“林”。诗中言张大千画有王维(摩诘)逸韵,画中有诗,诗中有画,无愧于诗书画三绝。

1 2 共2页

编辑:张欢

赏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