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书画

赏析

品读赵孟頫《高士弈棋图》有感

2020-05-26 08:54:02  来源:杭州日报

  作为一代文人画的开创者赵孟頫,是历朝的标杆,著名的元四家王蒙、黄公望、倪瓒、吴镇均出其名下,受其影响颇深,他的被后人名为“赵体”的书法更影响后世数百年,元明清以来历代书家对他评价都十分高,如元著名书家鲜于枢评价道“子昂篆、隶、正、行、颠草俱为当代第一”;元代书法家卢熊在《式古堂书画汇考》中写道:本朝赵魏公识趣高远,跨越古人,根祇钟王,而出入晋唐,不为近代习尚所窘束,海内书法为之一变……可以摘录历代更多对赵体的极高评价。限于篇幅不一一列举。

  应该说,元以来,近八百年为第一人,后世无一人能出其右者。他深深地影响了元明清乃至民国、当今书坛众多书家的书风和面貌。他的画无论人物山水都独步画坛。

  2017年9月9日,北京故宫举办了他的书画展,因在国外错过看展的机会,十分遗憾。心里一直有个疙瘩,总好像失去什么似的。近日在一大收藏家手中见到一幅赵的《高士弈棋图》,多少弥补了那次画瘾的缺失。

  观赏高手的作品就是过瘾,每一点划每一个细微的地方都隐含着无限的天趣。观此画,一下子把你拉进古人的岁月中,融入画面的情景里,本来我也好下棋,故不但对棋局有着格外的感悟,主要对下棋和观棋者的神态尤其欣赏,不知不觉堕入众人的氛围中,乐不思蜀。

  这是一幅横批:左侧是山石、老树、虬松,右侧五个儒雅的老人围着棋枰,神态各异:执白者左手捧棋罐,右手指头伸进罐中,用颇为得意的微笑注视着对手,目光中醖露“看你如何应对”的自得神情,对自己刚下的这一手十分满意。坐在执白右手边的白衣雅士,侧脸望着执黑者,颇有“这下应该要长考了”的戏谑神情,显然对白棋这一着很赞赏;从棋面局势分析,黑白两分天下,白刚下了一手双间跳是好棋,如黑应对不慎会使白占优,因此,观者的眼神中都露出欣赏、赞叹的微笑;绿衣执黑者虽是背影,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但从高高扬起的右手食指和中指拈着的黑子上,可以想到他已经有极妙的应手。执黑右手边的褐衣雅士眼观棋枰全局,露出胸中自有丘壑的自得神态,他仿佛对执黑者充满信心的;而凑在执黑者和褐衣观者之间的戴着帽子、拄着拐杖、衣服背上缀着大补丁的旁观者明显不是四位高士的棋友和地位相当者,应该是个路过的棋迷,驻足旁观,微笑中显得颇为谦恭。

  赵孟頫不但精于诗、书、画、琴,也是棋坛的一位高手,否则,绝画不出如此巧妙的棋局。他高就高在一幅简简单单的弈棋图,没有旁白,不用解释,却从各人的神情、笑貌中交代得清清楚楚:人物的身份、地位、内心情感及心理变化等等一目了然。这就是赵孟頫历史上无人能匹敌的高超之处,也只有赵孟頫的人物画能达到如此境界,无愧为近千年来第一人。

  鉴古画,主要看笔墨功力与神韵气息,如果一幅大名头的作品,一打开,如笔墨单薄,线条柔弱,就不用再看下去了,必仿无疑。反之,笔墨老辣,线条笔笔浑厚有力,神清气足,那十有八九是真品了。于是再看颜料和细节,细节决定真伪的关键要素。历史上的著名大画家,对每一个细节的处理都不含糊的。比如这幅《高士弈棋图》,任何一个细微处都体现了画家匠心,即使是作主题陪衬的虬松、山石、老树,每一丝松针和每一片老树的枝叶都是那么的有力……观赏这样的画才真正过瘾。

  此画传承有序,上有十余方收藏印,曾入明代大藏家项元汴和明晋王朱棡的囊中,有“天籁阁”、“项墨林父秘籍之印”和“晋府书画之印”等。

  项元汴家资富饶,广收法书名画,所藏古器物图书甲于江南,海内珍异十九多归之,极一时之盛。项元汴曾获一古琴,上刻“天籁”两字,故将其储藏之所取名“天籁阁”,其所藏历代书画珍品,多以“天籁阁”等印记识之。

  项元汴的癖好是在每一件书画后面不但标上买来的价钱,并且在书画上不厌其烦地遍盖自己的印章,少则近十,多则四、五十。常见主要印记有“项元汴印”、“子京”、“檇李项氏世家珍玩”、“墨林”等。

  因其喜好在古籍书画上累累钤盖图章,曾受到书画收藏家的讥评:“钤印累幅,犹如聘丽人却黥其面”。故有些求画者多出钱三百贿其仆,伺元汴画毕,即刻取去,以防他多盖印章,戏称这笔钱为“免题”钱,但有一点是公认的,凡他看中的书画绝对是真品无疑,说明他鉴书画的眼力之高。

  这幅《高士弈棋图》中还有一方收藏印更为难得,即“晋府书画之印”,曾为明太祖之子晋王朱棡收藏过,晋王朱棡(1358—1398年)亦是颇具文才的人物,所收书画皆为精品,传世书画如王羲之唐摹本《上虞帖》上就有“晋府书画之印”的收藏章。此《高士弈棋图》能入明代两位大收藏家的珍爱绝非偶然。

  记得我父亲曾跟我说过“你爷爷收藏的诸多书画中,最看重的是赵孟頫的墨迹,认为千百年来无人超越。只是有人认为他降了元朝,做了元朝的大官,骨头软,气节不保,影响了对他书画艺术的评判”。是的,如果没有持狭隘民族主义思想的汉族士大夫对他人格上的鞭挞,单从艺术造诣上对他作公正的评价,可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把交椅。(蔡暄民)

编辑:梁琼

赏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