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书画

艺术领域

谭建丞:江南书画第一擘

2020-11-26 10:34:43  来源:杭州日报

  文 俞栋

  一部民国史,半部在湖州。自1911年至1949年,浙江湖州先后走出百余位有影响力的人物,其或为辛亥革命的倡导者,或为民国建设的开拓者,或为致力实业的商贾巨富,皆为近代革命和建设做出了贡献。同样,一部书画史,亦半部在湖州。其自东晋以来孕育出一代代名家,如曹不兴、高闲、赵孟頫、沈铨、吴昌硕、沈尹默等,再加上旅居或为官湖州的“二王”父子、智永、颜真卿、苏轼、米芾等,形成了庞大的书画家集群。这种既重“政”,又崇“商”,亦尚“文”的现象实属罕见。而论及当代湖州艺坛声名最显赫者,则非有“江南书画第一擘”之誉的谭建丞莫属。

  谭建丞(1898-1995年),浙江湖州人,原名钧,号澄园,擅山水、花鸟、人物尤精佛像,工书法,精篆刻,善诗文。生前系西泠印社社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书法家协会、美术家协会及篆刻研究会顾问,浙江省文史馆名誉馆员,湖州书画院院长。著有《怎样画葡萄》《澄园写石》《澄园印存》《澄园诗草》《建丞画选》《春晖小识》等。

  谭建丞家境富裕,崇文尚艺。其4岁接受启蒙,5岁始习写字,后入湖州绉业小学和湖州府中学堂就读,与文学巨匠茅盾同桌。14岁那年,由伯父引荐拜访一代大师吴昌硕并当面挥就一幅玉兰图,吴见之赞赏不已。1916年他考入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今东南大学),获文学学士学位;1924年东渡日本,入东京美术专科学校攻读研究生。令人费解的是,他取得美术硕士学位回国后,既未遵循父命经商,也没到高校或美专任职,而是回乡从事基础教育工作。更出人意料的是,1929年已有研究生学历的他再入上海政法大学学习并获法学士学位,后取得执业律师资格。用今天的流行语来说,他绝对是一位超级“学霸”。

  抗战时期,谭建丞流寓上海,为生计所迫,他在湖州籍金融家唐伯耆创办的振业银行当差。振业银行虽规模不大,无法与交行、中行等大行相比,但经营管理十分规范,颇具章法,在同业和客户中口碑甚好。谭建丞进入银行后,先做文书,一手好字让人赞不绝口,斐然文采更是镇住了同事。得益于深厚的文化素养和多学科知识的积淀尤其是精通法律,他上手很快,没过多久重要业务都由其审核把关。在银行工作之余,他致力于书画创作,取精用宏,还与王一亭、吴东迈等创办“清远艺社”,共磋艺事。抗胜战利后,他被公举为商会会长。解放后,他被安排到杭州工商局工作,从事经济管理,闲暇之余与黄宾虹、潘天寿等谈书论艺,西子湖畔的浙江美院、西泠印社、浙江画院都留下了他访师会友的身影。但未曾想,就在其潜心艺事之际,1954年竟被人诬告“里通海外”而被解职回乡,从此未离开湖州。

  记得,吴昌硕曾说:“书画金石有真意,贵在深造求其通。”谭建丞在诸艺投入巨大精力,取得不俗成就。可以毫无吹捧地说,他是20世纪诗、书、画、印“四绝”的大家。其无论书画还是篆刻,既充满江南士大夫的儒雅气度,又彰显世罕其俦的传统功力所形成的“金石味”。笔者以为,谭建丞的艺术成就主要源自扎实的书法功底。其书法可以“帖相碑骨,苍劲老辣”八字蔽之,无论擘窠大字还是玑珠小楷,第一感觉便是墨色厚重、气势开张、真力弥满。笔者曾有幸观其作书,见其喜用软毫湖笔,饱蘸浓墨,落笔迅疾,中锋为主,砥纸前行,线条润而厚、涩而实,颇具“干裂秋风,润含春雨”之美。

  谭建丞作画题材广泛,花卉、翎毛、草虫、蔬果、山水、人物等无所不涉、皆为上品。其花鸟画设色清丽而不俗艳,笔致沉重中见流畅。据载,为画好葡萄,他每日都到葡萄架下观察写生,终知葡萄种类繁多,色彩不一,叶型多姿,极大地激发了其创作热情,水墨葡萄、工笔葡萄、重彩葡萄……无一不试,遂有“谭葡萄”之称。其山水画无论尺幅,多以平远构图,近有垂柳、堤岸、小桥,中有湖中小洲、渔舟小艇,远见塔影、群山,格局宏大,意境幽远,看似写景,实则写情。其很多人物画皆兼工带写,须眉毕具,造型生动,令观者拍案叫绝。

  今人论及谭建丞多推其书画,而他自己则认为“四艺”中于篆刻用功最勤亦最佳,一生刻印不下七八千方,至九旬高龄仍操刀奏石,堪称印坛一绝。在振业银行工作时,他与书法篆刻家邓散木相识。其时谭的山水和佛像已享誉海上,而邓的篆刻则名满天下。于是,谭向邓讨教篆刻之道,而邓则就绘事请谭点评,相互学习,彼此促进。综观《澄园印存》之印,既有缶庐与粪翁气韵,沉雄朴厚;又汲取秦汉、古玺镜、钱币、元押及清末诸家之长,中年时期所作朱白文,清逸优雅,晚年则以气韵、气势格调贯通于书画,使方寸之地具宽博厚大之境。潘天寿、张宗祥、吴茀之等常延其刻印。

  谭建丞认为,从艺当重修养,尤须重诗词文章,否则终不出匠人范畴,故其常谆教诲后学“要搞书画,首要先多读书,有了学问,意境就高,创作然自不落凡俗”。故观其金石书画都每每泛出书卷气,可谓“满腹诗书气自华”。可以说,多年来笔者观画无数,近现代画家中能让余诗书画印尤其是“诗”心悦诚服者寥寥无几,谭建丞无疑是其中之一。

  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浩劫之中谭建丞被罗列大量罪名,挂牌批斗,扫马路,写交代,过着非人生活。直到改革开放后,历史才还其公道。但无论顺境还是逆境,他对艺术始终孜孜以求,对党和人民始终充满挚爱之情。90岁那年,他通过不懈追求实现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毕生心愿,成为艺坛佳话。同时,虽为书画大家,但他平易近人,谦虚谨慎,从不以名家自诩,自觉为人民服务。每遇重大艺事,他总是身体力行,不计得失。但凡青年书画爱好者上门求教,总是热情点拨,倾力相授。至于众多艺术家特别在意的名气大小、润格高低,他更是不屑一顾。更令人钦佩的是,他临终前将一生创作的书画精品和积蓄的钱款分别赠给浙江文史馆、西泠印社和湖州市博物馆,其高洁洒脱之风范令人钦佩。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然说易行难,能真正做到者,才是真英雄自洒脱、真名士自风流!笔者以为,谭建丞是也。

  (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浙江省金融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

编辑:陈莉辉

企业丹青更多>>

艺术领域更多>>

展览热点更多>>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