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书画

艺术作品

叶露渊:金融世家出身的篆刻大家

2020-10-15 08:16:37  来源:杭州日报

  叶露渊在制印

  天然图画之室

  有书画缘同金石寿

  百家争鸣

  看她开口只谈笑

  静乐簃

  尤为浙派领袖

  仙桃图

  上海四明银行自建营业大楼

  枇杷

  笔者长期致力于艺术金融研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即:近现代书画家如张宗祥、沙孟海、赵朴初、潘伯鹰、叶露渊、方介堪、程十发、谭建丞、朱复戡等都有在金融机构从业的经历(特别是天下第一社——西泠印社的七任社长之中竟有三位与银行结缘),他们不仅在艺术领域取得了超凡成就,而且见证了中国金融业的萌动与发展。

  文 俞栋

  若没有一批重量级的篆刻家,20世纪70年代后恐难以掀起篆刻艺术蓬勃发展之势。而论及当代篆刻及其复兴之路,则绕不开上海篆刻家这个集群。谈到其中的标志性人物,除方介堪、陈巨来、单晓天等如雷贯耳的海派大家之外,其实还有一位十分低调但又不得不提的金融业者,他便是:叶露渊先生。

  叶露渊(1907-1994),江苏吴县(今属苏州)人,原名丰,字仲子,又字潞渊,以字行,号露园、寒碧主人,为宋代著名词人叶梦得后裔,另有飞泉书室、春在楼、且住轩、静乐簃等室名。系当代著名书画篆刻家,生前为西泠印社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书法家协会顾问、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著有《静乐簃印稿》《叶露渊印存》《潞翁自刻石印集》《中国玺印源流》等。

  叶翁生于金融世家,其父叶品林,为英国汇丰银行的总会计主任;其叔父叶扶霄,亦是上海四行之一大陆银行的董事长。故叶翁13岁就进福泰钱庄,从最基层的记账员、营业员起步,待通晓业务后又当起了“跑街先生”(今称“客户经理”),及长再进入颇具影响的四明银行,由于业务能力出色,先后任出纳主任、襄理、副理。当时,叶翁虽在银行工作,但由于酷爱金石书画,故一有闲暇便提笔挥毫,捉刀习印,苦耕不辍,16岁时有幸得见海派名家赵叔孺,遂拜入门下,工作闲余便趋侍赵师左右,聆听作画治印之要诀。作为一介富家子弟,叶翁仍以篆刻书画为志业,艺术水准与日俱进,逐步成为海派篆刻艺术之翘楚。1956年,上海中国画院筹备成立时,其因出色的画格印艺被聘为画师,从此成为职业艺术家。

  叶翁书、画、印俱佳,但其毕生致力至勤、成就最大者,当推篆刻。唐云、沈尹默、吴湖帆、叶恭绰、潘伯鹰、邓拓、梅兰芳等名家无不喜其手刻,获印颇多,且均为精品。其篆刻初师浙派诸子,于陈鸿寿师之尤笃,后宗法秦汉,旁及皖派,兼收并蓄,融会贯通。此种学法与浙派印学“博采众长”的主张不谋而合。其曾说:“刻印,既要雍容华贵,又要平淡天真”,要在这两者之间谋求艺术美感之平衡,则需广取博纳的学习与吸收。观其印作刀法,以切为主,雄健爽利,但又不囿于浙派碎切刀法,在转笔处以分刀接搭法,稍留刀痕,使刀下的篆字别具风姿,气息苍茫,自开一路印风;其印作字法,于古文字多方取资,或先秦金石文字,或两汉碑额,故在其作品中泉文、金文、玺文、殳篆文、封泥文、宋元朱文、元押文等皆可入印,虽兼收并蓄,然又不离法度;其章法,刻意求精,错落有致,浑然一气,尤其是汉白文印一路,汲取赵之谦大疏大密之手法,线条间残破并笔尤为一绝,使平稳的印作虚实相映,极具金石古拙之趣;其印作形制,古玺式、瓦当式、金文款识式(亚形印式)、莽官印式、汉母朱文式、连珠式、双灵印式、双环印式、瓢式等,皆有大胆实践和反复体验。叶翁所制边款,喜以单刀切刻,以楷书见长,晚年款文更是利落自如,老辣凝重,浑然一气。

  艺术的可贵之处在于“变”,如若一味固守前人成法而不思进取,艺术之花终将褪色直至枯萎凋谢。1979年,叶翁随上海书法代表团出访日本,这是20世纪70年代后篆刻艺术复苏阶段一次有重要意义的对外交流活动。其间,叶翁高超的印艺赢得东瀛人士交口称赞,纷纷索印。年逾古稀的叶翁再次迸发旺盛的创作激情,甚至镌刻起六七厘米见方的大印,无不令人称奇。

  叶翁不仅精于篆刻,其对花鸟画亦颇有造诣,尤善绘花卉果蔬。观其师承,远取明代陈白阳、清代华新罗,近师任伯年、吴昌硕诸家,继而陶冶熔铸,自出个性,作品温醇清雅,着色明丽,风格清新,且为画题、钤印留意位置,等同分行布白,互为呼应。其画作题材多为仙桃及家乡洞庭山盛产的枇杷。尤其是所画枇杷,色泽鲜活、果儿盈硕,充满成熟之美、山乡之美,一眼望去便将人牢牢吸引,故人称“叶枇杷”。

  更难能可贵的是,叶翁绝非单纯的“操作型”高手,而是精研文字、勤于考证、擅于鉴定,且通晓印学理论的全能艺术家。1963年,其曾应香港《大公报》之邀,与钱君匋合撰《中国玺印源流》,为印学史上一部颇具影响的综合论著,故数十次再版,并在日本翻译刊行,足见其影响力之大。此外,其发表于上世纪80年代的《渊雅闳正 瑰丽超隽——赵叔孺先生书法艺术发微》《简谈元朱文》《略论浙派的篆刻艺术》等,以及为《伏庐藏印》《齐鲁古印捃》所撰序言,剀切中理,均为其结合长期创作与研究实践的经验之谈。

  熟悉叶翁者均知,其虽生活简朴但却喜好收藏,曾历时半个多世纪搜罗明清至近代名家印作250方、原拓印谱120种,晚年却不顾年迈多病,毅然将这些价值不菲的印章、印谱整理出来,悉数捐给上海中国画院,使我们今天能有幸观赏这些弥足珍贵的艺术精品,其高尚人格和艺术杰作,合同天地共长久,令人敬重仰慕。

  (作者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编辑:陈莉辉

企业丹青更多>>

艺术领域更多>>

展览热点更多>>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