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书画

艺术领域

清末传奇女医曾懿 诗书画“三绝”闻名蜀都(上)

2020-10-06 11:09:44  来源:华西都市报

  曾懿70岁时照片。

  曾懿画作。(据方志四川)

  

  □葛丽平

  清代晚期,有这样一位奇女子。她生于书香门第,满腹诗书才华,以诗书画“三绝”而闻名蜀都;又学岐黄之术,治病救人,著书立说,救民众脱离疾疫之苦;她为救亡图存倡导教育,强调女子在救国中应担负起责任,呼唤“兴女学破男尊女卑”;她治家贤能,精通家政、裁缝、烹饪诸学,还专门写了关于家庭料理的《中馈录》。这位多才多艺的奇女子,便是清末著名女医曾懿。

  壹

  出身名门,天资聪颖

  清咸丰二年(1852年),曾咏迎来了第二个女儿的降生。曾咏是四川华阳人(今成都市双流区),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考取进士,官吉安知府,后又入曾国藩幕参赞军事。他的妻子左锡嘉是清代著名女画家。夫妇二人对这个孩子的到来十分欢喜,为其取名为“懿”,意为美好。

  曾懿天资聪颖,父母钟爱备至,五岁时,父母开始教她识字、作画,待再长大一些,父母开始教习诗词歌赋。平时里,父母陪伴女儿端坐案旁,讲解诗书,循循诱导,曾懿小小年纪就已经读完家中藏书。自幼就畅游在知识的海洋中,这为她打下了深厚的治学根底,养成广博的兴趣。

  同治元年(1862年),曾懿刚满十岁,父亲曾咏因积劳成疾卒于江西九江的太平军次。母亲左锡嘉哀痛至极,泣血殓骨,千里扶柩返乡。

  左锡嘉也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其祖父左辅,乾隆时期担任国中湖南巡抚,父亲左昂曾先后担任大理丞、凤阳同知,左锡嘉与两个姐姐并称“左家三才女”。左锡嘉在二十岁的时候嫁给曾咏,十年来夫妇二人琴瑟和鸣,感情日笃。曾咏的骤然离世,给这个家庭带来沉重打击。左锡嘉在安葬完丈夫后,要抚养包括曾咏胞弟遗孤在内的三子六女共九个孩子,还要供养在华阳老家居住的公婆,家庭重担一下子压在了这个刚三十岁的女人肩上。

  左锡嘉在华阳料理完丈夫的后事后,家中已没有了积蓄,只剩下祖上留下来的几间老屋。这个坚毅的女子将自己的画标价售卖,还把江南一带“剪通草”的技艺带到了成都。人们惊见她绘画之精妙、所剪花鸟之巧思,一时间求购者络绎不绝,左锡嘉也依靠自己的才华和手艺维持着家里的生计。

  贰

  诗书绘画,样样精通

  生活虽然艰苦,但是左锡嘉没有放松对子女的教育,她曾作诗描述这一段生活:“孤灯课子屋鸡鸣,相和寒更促书卷。”

  在母亲谆谆教导下,几个孩子的学业都有精进,在众多兄弟姐妹中,曾懿算是年长的,她时常陪伴母亲左右,帮助母亲督导兄弟姊妹的功课。后来,左锡嘉为了能给孩子更好的教育环境,又从老家华阳搬到了成都浣花溪一带。

  左锡嘉还组织了浣花诗社,与众子女唱和。曾懿天资聪颖又勤奋刻苦,熟读经史,兼治诗词,工图画,还擅长针黹、烹饪之术。由于她时常在画家母亲身边随侍笔墨,承志家风,得以涉猎书画、金石诸学。到了及笄之年,曾懿因诗书画“三绝”而名满蜀都。

  曾懿因为幼时体弱多病,所以闲暇时也会研习医理,攻读《内经》《伤寒》等医学典籍,久而自通。她经常跟随母亲往来成都与华阳之间,彼时,川西一带瘟疫流行,路上经常能看到被病痛折磨的百姓,不胜悲悯。不料,在瘟疫肆虐下,曾懿也感染了瘟疫,其间身历四次“温症”(病毒性肺炎)。

  由于久病不遇良医,曾懿决心研读医学。她首先从“温症”开始研究,苦读家藏医药典籍,上始汉、唐,下迄清末,凡精辟论述,严谨方剂,都一一摘录下来,悉心钻研,又仔细研读近世温病学家的著述,领悟到:古医方不可不循,但应当重在运化;对古方古法,应当“潜心体察,掇其精华,摘其所偏,只能豁然贯通,变化无穷”;对不同的病症,应当酌情处理,加减用药,特别是对于伤寒和温病,需要详加辨别。曾懿尤其推崇清代名医吴鞠通的《温病条辨》。

  曾懿几次感染瘟疫,都靠着医学所得帮助自己转危为安。此后,每当家人、邻里或有疾病者,都会请她诊治,效果很好。曾懿对医学的兴趣愈加浓厚,更加勤奋地潜心研究,并积极收集民间验方。一次,她偶然听到一个久患噎膈症的士兵讲述自己是如何喝了鸡汤后胃膈渐开,便用心记取,往后凡碰着这类噎膈症,她就用浓鸡汤略加姜汁治之,取得了很好的疗效。随着医学理论的精进以及经验的日益丰富,曾懿渐成名医。

  叁

  随夫宦游,编纂医书

  左锡嘉爱重曾懿,一直想为女儿寻觅一个佳婿。所以曾懿二十多岁的时候仍待字闺中。最终,左锡嘉相中了江南名士袁幼安。袁幼安是左锡嘉的外甥,左家才女左锡旋的儿子,其人才学出众,仪表不凡,且酷爱金石,与曾懿志趣相合。

  光绪二年(1876年),曾懿与袁幼安喜结连理。婚后两人居于成都,夫妻二人同好书画金石,一起收集汉隶各碑,朝夕校勘临摹,相敬如宾。这桩婚姻被人们比作是李清照和赵明诚,也有人称颂他们颇得“管赵风流”。

  光绪五年(1879年),袁幼安中举,发放安徽为候补知县。曾懿跟随丈夫到了安徽,开始她的人生行旅。

  曾懿随夫宦游,“涉大江,越重洋,遨游东南各行省”。二十余年,曾懿游历了闽、皖、浙、赣等东南各省,其间夫妻间朝夕讲求,风雅唱和,曾懿在文学和医学方面皆有长进。曾懿不忘学医之初心,愿解百姓疾苦,决定将自己多年的心得编纂成书。

  她将伤寒、温病两类疾病的病情及治法详加辨析,分为数章加以介绍,并将《温病条辨》《温热经纬》诸书各方,摘录成帖,明澈显要,使人一目了然。她十分崇拜吴鞠通的《温病条辨》,在著述中很多地方都采用吴鞠通的学说和医方。她又将生平经历医效古方、时方及自制诸方,选择效果好的按照伤寒、温病、杂症、妇科、幼科、外科等分门别类一并附于书中。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曾懿终于完成《医学篇》的编撰。这本书共分上下两册。上册共四卷,第一卷有脉论、舌色论、温病、伤风、伤寒病论等,第二卷为温病传入中焦治法,第三卷为温病传入下焦治法,第四卷为伤寒治法;下册也有四卷,第一卷为杂病,第二卷为妇科,第三卷为小儿科,第四卷为外科。

  这本医书受到当时医学界的重视。1933年,苏州国医学社将此书再版,名为《曾女士医学全书(六种)》,称之“为现代医学之一杰作”。再版后此书流传更广,影响也进一步扩大。

编辑:杨林

企业丹青更多>>

艺术领域更多>>

展览热点更多>>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